沛县政协网

沛县政协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资料
小五队群英谱
时间:2018-01-24 来源:沛县政协网 浏览量:

小五队群英谱

 

独道生

 

1942年春,中共徐北中心县委机关由泰山庙转入微山湖里,当时只有张明胜(中共党员)等三、四个人掌握武器跟随中心县委活动,以后逐渐发展到十一、二个人,由李耕川任班长。根据微山湖游击大队已有4个小队的编制,这支武装被称之为小五队。同年夏,小五队发展到40余人,到1943年初,发展到60多人,建立了队部,李耕川任队长,杨震任指导员。1944年初,湖西军分区派李斌来小五队,与杨震一起任指导员。是年8月,东进讨顽取得重大胜利,沛县第一次解放,沛南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沛铜办事处,小五队被编入沛铜县大队(群众仍习惯称小五队)。1945年冬,沛铜县大队改编为沛铜独立团,后又编入湖西军分区九团。

 

骁勇善战的队长——李耕川

 

队长李耕川,绰号“李傻子”,1922年出生于沛县唐楼乡孟楼村一富裕农民家庭。6岁时入泰山庙私塾就读,后因故辍学。16岁时与中共地下党员接触,受到共产主义启蒙教育,并开始热心帮助地下党组织送信。194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因其勇敢机智,党组织派他担任武装交通员,负责丰沛边境一带地下交通工作。1941年,李耕川在苏鲁豫边区农民联合会做交通工作。

    只身夺枪  1943年初的一天,盘踞在申庄伪军据点里的汉奸队10余人,到村里抢掠老百姓的财物后,又到孟集村一瓜地抢群众的西瓜吃。适巧李耕川在此,李耕川目睹汉奸的胡作非为,心中怒火中烧。说时迟,那时快,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枪顶住一伪军小头目,警告伪军不要为非作歹,并告知伪军自己是“李傻子”,带小五队路经此地,命令汉奸缴械投降。汉奸队久闻小五队之威名,更早知“李傻子”的厉害,个个心惊肉跳,急忙跪地求饶,哀求再三。李耕川只允许2人带枪回去,以示宽容,并再三警告这伙伪军如再继续作恶,必严惩不贷。从此,李耕川只身夺枪的故事在老百姓中广为流传。

张洼战斗显神威   1943年春,李耕川率领小五队来到微山湖西岸的张洼村,发动群众,坚持抗日斗争。当日伪军侦察到李耕川和小五队正驻防张洼村时,便纠集周围各据点的日军、汉奸数百人倾巢而出,将张洼村围得水泄不通。这时,小五队全体指战员在队长李耕川的指挥下,面对十数倍于己的日伪军,不慌不忙,沉着应战,打退了日伪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但终因敌众我寡,小五队被迫撤到区公所顽强抵抗。李耕川将战士们分成若干个战斗小组,选择有利地形,抢占各处制高点,分头迎击日伪军。他号召战士们节约子弹,等日伪军离近了再瞄准射击。他双手持盒子枪,从这个房子跳到那个房子,勇猛射击,弹无虚发,撂倒一个又一个日军;战士们也按照队长李耕川的样子,趴在房脊上、高墙上,冒着日伪军轻重机枪的扫射,寻找机会,用机步枪射,用手榴弹炸,用瓦砸,从这家房子蹿到另一家房子,英勇顽强地打击日军汉奸,消灭一个又一个日伪军。战斗从早晨打到中午,日伪军没捞到一点便宜,小五队战士却越战越勇。下午2时左右,微山湖游击大队箭一般冲到张洼村,对日伪军实行反包围。日伪军惊慌失措,狼狈逃窜。

冒死截军火  1945年3月22日(农历二月初九),李耕川得知沛县汉奸大队由伪军押着太平车往徐州运送子弹的消息,便当即决定截获这批军火。他带领沛铜县大队部分指战员进入徐沛路旁的肖庄,准备一举歼灭这伙伪军。出乎李耕川所料的是,护送这批军火的不是伪军而是装备精良的日军。当李耕川率领战士们进入肖庄时,已被日军觉察。日军以公路沟作掩护,架起机枪疯狂地向李耕川和他的战友们扫射。李耕川指挥战士们英勇搏斗,日军死伤多人,李耕川也不幸负伤,腿被打断,这时通迅员要把他背下火线,他执意不肯,并果断地下达命令:“你们赶快撤,我要与敌人战斗到底,死也要死在阵地上!”他在掩护战友撤退的同时,自己亦拖着断腿且战且退,当他撤到肖庄东头一户老乡院内的柴堆旁时,被一位老大娘用乱柴草将他掩盖上。当日军进入院内搜查时,李耕川突然从柴草堆里钻出来,一梭子子弹打死3个日军,但他终因弹尽,被日军击中牺牲,牺牲时年仅23岁。李耕川牺牲后,广大干部群众十分悲痛,在追悼他时送他一副挽联:“微山湖畔斗顽敌机智英勇屡立战功敌胆寒;沛铜路上杀鬼子身先士卒以身殉国万民悲。”

 

声威震敌胆的指导员——杨震

 

杨震,原名杨枫云,1922年2月出生于沛县城北那庄一富裕农民家庭。7岁入韩坝小学就读,13岁入郝寨高小,受“反帝大同盟”盟员李文、李剑波的影响,接受了爱国主义教育。1937年考试入沛县中学,并投入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1938年5月沛县沦陷。杨震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号召,脱下长衫,参加了抗日游击队。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部队任宣传员、青年干事、连指导员等职。1940年沛县“6·13”事件后,杨震随苏鲁豫支队后方司令部第三工作团警卫营撤出沛县,在丰、单、鱼边区打游击。1941年,杨震所在部队升编到湖西军分区独立团,他仍任指导员。后在单县芳桂区任指导员。1942年秋,杨震任徐北中心县委小五队政治指导员。

1944年春,日军纠集徐州、济宁日伪军数千之众,配备了水上汽艇,大规模疯狂“清剿”微山湖,并占领了微山岛。杨震、李耕川带领小五队避其锋芒,将部队拉到沛北郝寨、鲍楼活动。一日夜,沛县伪一区区队和顽军丛维三团千余人联合“包剿”小五队。对此,杨震早有警觉,但他沉着机智,临危不乱,巧妙地带领部队转移出去,使伪顽军扑了个空。同年5月,日、伪、顽再次联合“清剿”微山湖,妄图消灭微山湖区的抗日武装。日军以微山湖为中心向外扩展,负责“清剿”湖面上的抗日武装;滕县顽军周侗部从北向微山湖里“进剿”;沛县顽军丛维三部从西面进军;铜山县顽军耿继勋部从南面围攻。面对这四路夹击三面合围的严酷敌情,杨震、李耕川率领小五队与鲁南独立支队一起,凭借对芦苇荡地形熟悉的优势和渔民群众的大力支持,诱敌深入,出奇制胜,打得日伪顽军晕头转向,毙俘日伪顽军100余人,小五队威名大震,日伪顽军闻之胆寒。

一天,铜山顽军耿继勋部拂晓向南庄进攻,杨震与李耕川便带领小五队从南庄迅速突出重围,转移到微山湖东的班村,耿部结果扑空,恼羞成怒,四处放火。杨震听说后非常愤怒,当即率队向伪军追击,当追至翁楼村时,伪军增援部队赶到,小五队战士在杨震的带领下,依托藕塘、芦荡与日伪军展开殊死搏斗。厮杀中杨震身负重伤,但他仍继续指挥战斗,英勇杀敌,日伪军节节向西败退,杨震率小五队紧追不舍,在把日伪军赶出苇荡时,杨震又连中数弹牺牲。

杨震牺牲时年仅22岁。噩耗传出,湖西地区党政军首长无不痛哭失声。湖西专署责成沛县抗日民主政府和沛铜办事处在栖山联合召开追悼大会,悼念这位年轻的民族英雄,会后将杨震的遗体安葬于他的家乡那庄。

 

孤胆英雄张尊智

 

张尊智,1920年出生于沛县张寨乡华庄村一贫农家庭。1939年参加胡寨区中队。1942年转入徐北中心县委小五队,任排长,后编入沛铜县大队。1945年3月在肖庄战斗中牺牲。

两次赤手夺敌枪   1940年春的一天上午,张尊智从微山湖独自回家,途经胡寨。是日,正逢胡寨集日,挑担的、推车的、三三两两,人来人往;叫卖声、讨价还价声不时传入耳中。张尊智身穿便衣走在集市上,只匆匆赶路顾不得细听细看。走着走着,忽见一伪军官带着一警卫手提篮子买菜,张尊智灵机一动,这正是消灭伪军的好机会。便紧紧盯上这两个伪军,悄悄跟踪一段时间之后,便随机箭步向前飞起一脚,不偏不倚正踢在伪军官的腹部,这家伙“哎哟”一声便立即仰面朝天倒在地上打滚。当伪军官和那个警卫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时,张尊智顺手夺过伪军官的手枪,手扣扳机,“砰砰”两枪,两名伪军就一命呜呼了。赶集的人们听到枪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乱作一团,纷纷四下奔逃,张尊智趁势混在人群里脱身直奔了华庄。据点里的伪军听到枪声后慌忙集合人马,将胡寨集团团围住,搜查了好一阵子,连个八路的影子也没找到。

1944年夏,日军纠集沛、铜、滕顽军数千人对微山湖根据地进行疯狂大“扫荡”,小五队配合八路军鲁南独立支队与日伪周旋。一天,李耕川和杨震交给张尊智一项任务,速到湖西侦察敌情并与地下党组织取得联系。张尊智经过一番化装,乘夜色潜出微山湖,他凭着超人的机智和惊人的胆魄,通过敌占区层层封锁,顺利地完成了部队交给的任务,当他连夜返回部队路经胡寨村时,发现一名日军哨兵正怀抱钢枪倚墙打盹。张尊智心想,何不趁机打死日兵夺支长枪,来个侦察、夺枪又丰收。他借着夜色悄悄摸到鬼子哨兵跟前,猛的一拳向其太阳穴打去,日本兵象猪一样哼了一声倒在墙边。张尊智又趁势从鬼子怀中抽出钢枪,用枪托朝其头部连击两下,方才转身飞快地离去,消失在苍茫的夜幕之中。

夜袭敌炮楼   1940年夏,一个阴暗闷热的夜晚,张尊智身带一把短枪,腰插两颗手榴弹,独自一人回家。刚走到胡寨,下起了小雨,他觉得凉爽了许多。他一边急匆匆赶路,一边不时向敌据点炮楼望了一眼,只见炮楼上闪着微弱的灯光,并不时传来日伪军的阵阵狂笑声和妇女的惨叫声。张尊智听到后,只恨得咬牙切齿,暗下决心要惩治一下碉堡里的日伪军。他先隐蔽在路沟里等待时机。不一会,雨越下越大了,站岗的伪军只顾用雨衣遮挡身体。这时,张尊智象猛虎扑羊一样从路沟里蹿出来扑到伪军身上,一只手捂住他的嘴,一只手把伪军拖到僻静处,问清了口令及碉堡内日伪军的情况,然后把伪军哨兵捆好,用毛巾塞住嘴,便径直闯进了敌炮楼。张尊智迅速扔出两颗手榴弹,手榴弹在日伪窝里炸开,当场炸死炸伤日伪军数人。当日伪军清醒过来时,方知有八路偷袭,慌忙组织反击,炮楼上响起了机关枪声,那枪声持续了好久好久。张尊智却早已冒雨回到了家中。

刀劈日军官  1945年3月22日,沛县汉奸队将一部分军火运往徐州,李耕川接到侦察报告后,立即带领排长张尊智、战士张健、华绍千、段凤祥等人向张寨出发,准备在张寨阻歼。他们刚来到张寨西边的温庙,得知敌车已越过张寨,他们又火速抄小道飞快赶到肖庄截击。

下午3点多钟,3辆太平车在全副武装的日军押护下来到肖庄。李耕川一声令下“打!”张尊智等人即刻蹿上了徐沛公路,步枪、机枪一齐向日军开火,30多名鬼子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打得晕头转向。张尊智瞅准机会向第一辆太平车上投了两颗手榴弹,车上的军火爆炸了,第二、第三辆车被阻,不能前进半步,急得日军小队长嗷嗷直嚎,手挥着指挥刀向指战员扑来。张尊智毫不迟疑地端着刺刀迎了上去,与日军小队长劈了几个回合。愤怒的张尊智一边搏刺,一边用右手从背后抽出大刀片,奋力向日军小队长劈去,只见手起刀落,日军小队长当即被劈死倒地,张尊智也浑身血迹。这时,战士张健突然大喊:“张排长,你的肠子露出来了!”张尊智只顾拼杀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肚子被日军刺破,他咬咬牙用力将肠子推进肚里,又和日军拼杀起来,一连又刺杀了四、五个鬼子,一位战士冒死冲上去硬把他背下火线。战斗结束后在送往单县后方医院的途中,张尊智牺牲。

 

三战士活捉汉奸副大队长

 

1943年7月的一天,驻孙瓦屋的小五队队长李耕川接到上级命令:沛县汉奸大队副大队长亚某要去徐州,必须将其生擒。李耕川带领战士张健、蔡小峰立即出发,赶到张寨北葛庄守候。

李耕川和蔡小峰埋伏在徐沛公路西高粱地里,张健埋伏在路东高粱地里,三人顾不得酷热虫咬,双眼直盯着公路。

傍晚时分,一辆汽车从沛城开来,刚开到葛庄北时,李耕川、蔡小峰手持短枪、步枪一齐瞄准汽车轮子,“砰砰”两枪,轮胎被打烂,伪军汽车嘎然而停。车上的伪军还没醒过神来,张健便一纵身跳上了汽车,一把抓住了汉奸副大队长亚某,并拖下汽车按在地上。李耕川、蔡小峰也先后纵身上车,枪口对准其余伪军,大喝一声:“缴枪不杀!”伪军们纷纷举手投降。亚某苦苦求饶,并从口袋里拔出一支金笔和一块怀表交给张健:“交个朋友,放开我吧!”这时,蔡小峰也跑过来,一起把亚某捆绑结实,押解着汉奸副大队长亚某和其他伪军士兵,送往微山湖游击大队。

 

小五队排长单本良

 

单本良,1905年出生于沛县魏庙镇单楼村一贫农家庭。上世纪30年代初,他在青墩寺小学读书时与李成栋等一起组织青年读书会。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入伍,后任小五队排长。

1944年5月,国民党沛、铜、滕三县顽军配合日军共数千人向微山湖抗日根据地“包剿”,妄图一举消灭微山湖区抗日武装和地下党组织。因敌众我寡,小五队只好配合鲁南军区独立支队,充分利用对湖区芦荡、沟湾河汊熟悉的优势,与日伪军展开游击战、运动战。小五队在队长李耕川、指导员杨震的指挥下,一鼓作气把日伪军打出夏镇附近的小南庄,战斗由湖东打到湖西,小五队排长单本良勇猛顽强,奋勇杀敌,不幸右腿中弹,腿骨被打断,李队长要背单本良转移,单本良深情的对队长说:“老李,保护我们这支队伍要紧,给我换支好枪,别管我,你们快撤,我掩护你们!”他恳求队长带着战友们撤离。等队伍撤走后,单本良端起李耕川给他的一支三八式步枪,冲出芦苇荡,连连向日伪军射击,打倒了5个顽军,单本良也因再次中弹倒在翁楼村的藕塘里。

顽军抓住了他,对他施以重刑。但单本良英勇不屈,视死如归,他大骂国民党顽军是卖国贼,高呼:“打倒国民党顽固派!”、“中国共产党万岁!”最后,国民党顽军把他分尸八块。

 

杜玉洪勇杀鬼子兵

 

杜玉洪,1921年出生于沛县张庄镇张庄村一贫农家庭。1938年参加抗日队伍。1942年任徐北中心县委小五队班长,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4年5月在微山湖南庄与日伪作战时牺牲。

1942年夏,杜玉洪随小五队在微山湖东夏镇一带活动。一天,杜玉洪和一个战友乔装成要饭的到夏镇赶奶奶庙会,此时两个荷枪实弹的日本兵正在街上耀武扬威,横冲直撞驱赶老百姓,杜玉洪见后气不打一处来,便立即和战友商量干掉这两个日军。没带枪,怎么办?再看日本兵的个头,比杜玉洪和他的战友还高大粗壮。二人稍一犹豫后,便下了宁死一拼的决心。说干就干,二人立即冲上去,一人抱一个日本兵扭打在一起,日本兵有枪用不上。赶庙会的群众见此情景,也纷纷上前帮忙,拳打脚踢扁担砸,有的还捡起砖头朝日本兵的头猛砸。一阵乱揍,两个日本兵立时断了气。这时,杜玉洪和他的战友从日兵身上摘下枪,混在赶庙会的人群里,顺利脱险。

 

二战士智取十箱子弹

 

孟昭银,1916年生于沛县胡寨乡大张庄村一贫农家庭。1943年入伍,1944年加入共产党。小五队战士,现离休。侯宝全,外籍人,生卒年和地址不详,小五队战士。

1944年麦收后,孟昭银、侯宝全二人一心想给小五队筹集些枪支弹药,可一时又想不出好办法来。他二人商量,决定以拾粪作掩护,到沛城南五里庙附近,寻找机会抓到日伪散兵夺取枪支弹药。一天中午,二人正挎着粪箕蹓跶,忽见一个骑马的伪军正从鹿湾方向过来。侯宝全便小声问孟昭银:“怎么样?咱现在动手吧?”孟昭银说:“好,说干就干。”于是二人背着粪箕子快步靠了上去,孟昭银从怀中掏出用红布包着的假枪,蹿上去对准骑马的伪军大喝一声:“不准动!”没等这个伪军醒过神来,侯宝全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将他拉下马。孟昭银一只手用假枪顶着伪军的脑袋,另一只手夺下他身上的盒子枪。伪军吓得跪在地下直筛糠,结结巴巴地问:“你们是哪——哪——部分的?”孟昭银厉声说:“是你八路老爷,小五队的!”伪军一听是小五队的,直吓得魂飞天外。他久闻小五队的威名,大惊失色地趴在地下磕头如捣蒜,一个劲的哀求:“八路爷饶命,八路爷饶命,我当汉奸不是出自本心,只要您饶我活命,保证你二位爷叫干啥就干啥……”孟昭银和候宝全向他讲了打日寇救中国的道理,并警告他:一个中国人要有中国人的良心,不能死心踏地的为日本鬼子卖命,如不听警告,今后小五队想什么时候敲你就什么时候敲你。交待完政策后,孟昭银又对伪军说:“今天不缴你的枪,免得你回去不好向日军交代,但明天要把十箱步枪子弹给我们送到湖里翁楼。”

原来这家伙是鹿湾据点伪军小队长,他深知小五队的厉害,今天让他碰上了,并且还有不杀之恩,他诚惶诚恐,第二天果真把十箱子弹(每箱40排,200发)如数送到。

小五队成员中,还有只身夜入顽乡公所逼令顽乡长撤岗缴枪、带领战士活捉20多名反动乡丁并缴获20余支枪和部分子弹的班长张吉宣;有行走如飞,传讯救部队虎口脱险的“飞毛腿”通讯员丁开福;有跟随队长李耕川拨除胡寨汉奸“钉子”,活捉百余伪军,外号“黑罗汉”的张梦祥;有威震敌胆,屡立战功的李大法;有英勇善战的班长宋俊领;有英勇无畏,奋力拼杀,壮烈殉国的班长张宜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