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县政协网

沛县政协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资料
一位劳工的血泪控诉
时间:2018-01-24 来源:沛县政协网 浏览量:

一位劳工的血泪控诉

                            马正华记录整理

我叫张友胜,安国乡张双楼大队小陈庄村人,现年71周岁。1942年春,我到胡团二营二连随张代英连长参加抗日。同年6月,在湖东韩庄与日寇作战失利,分散突围,我和白宗文(朱王庄人)、王永标(龙固程角王庄人)往村北逃跑。日伪四、五十人紧追不舍,机枪、步枪密集射击,我们分别在谷稞和高粱地里隐蔽。日伪军包围了这片地区,反复搜索,终被捉获。后被关押在韩庄伪区公所,由伪区长孙茂山派人看管,每天送两个或三个高粱面窝窝头。一日下午放风时,一群日本鬼子带来洋狗,指使轮番撕咬。全身的衣服被撕咬成碎条条,浑身上下被咬得血肉模糊时,鬼子才唤回恶犬,并十分得意的一路狂笑着离开伪区公所。

13天后,我们3人被转送到临城据点,关押在一个碉堡里,每天发给两、三个高粱米饭团、一壶冷水,紧闭铁门终日不开,大小便均在里面。临城的日寇宪兵轮番提审,我被连续吊打,火燎胳肢窝,灌汽油、辣椒水,压板、撑杆、坐老虎凳等。所有酷刑折磨我两昼夜,多少次死去活来,最后又放出恶犬咬烂全身,才架回碉堡。

20天后,又被转送到兖州新华院,为日寇掏粪、种菜,每日还是两餐小米面饭团,每日都要挨他们的鞭打和枪砸。

33天后又被送到济南新华院,仍为日寇掏粪、清除垃圾、刨地、种菜,除挨饿挨打外,这里的臭虫、跳蚤、蚊蝇到处都是。白宗文被咬得奇痒难耐,初夜难眠,抓挠得遍体溃烂,终于倒卧在臭气熏天的大地铺上含恨死去。在这里我亲眼看到被关押的9000多同胞所遭受的苦难,他们个个鼻青脸肿,面黄肌瘦,无休止地为日寇服着苦役。一天夜里,两个同胞出来小便,被两个放哨的鬼子抓起来,硬说他俩想要逃跑。次早,全体集合,鬼子活活地把他穿死在大家面前。在这里又苦熬了40天。

1942年9月,日寇挑选了463人转送到青岛,我也在其中。每人发给一身旧军衣、一条毯子、一床一斤多重的簿被和一双牛蹄夹式的胶底鞋。在青岛忍饥挨寒的候船一星期后,被装到一只封闭严密的大轮船上,十天十夜抵达日本下关。全身消毒后,被安置在大坂大码头。

日本的大小轮船,昼夜不停地把中国的煤炭盗运到大坂。日宪警荷枪实弹监视着中国的劳工。每个劳工用2只大筐,挑100多斤的黑炭,从船上送到岸上,再装到车上,运往他们全国各地所需要的地方。监工的工头,手拿皮鞭,腰插手枪,两只贼眼时刻在劳工身上转悠。筐装不满要挨打;脚步走慢了要挨打;装车不爽利要挨打;跐滑了跳板掉在河里更要挨打;工头看谁不顺眼抬手就是一鞭。一天到晚,每个劳工身上都是鞭痕累累,青紫相间。在大坂的生活,早晚两餐是咸水青菜汤,2个一两半重的小馍馍,中午是3两一盒的籼米饭,每天过着饥肠辘辘、鞭起鞭落、犬马不如的日子。400多人挤在两口木屋里,七漏八缝,铺板断裂。天寒地冻,还是那身破军装。无奈,大家只好把毯子剪开,上身剪成坎肩套在身上,下身象裙子似的裹在身上。朔风呼啸,大雪纷飞,滴水成冰,劳工们仍要拼命地挑运,更多地挨着痛苦的皮鞭。

我在饥寒劳累的煎熬中,咳嗽哮喘不止,骨瘦如柴;挑起煤担,两腿发颤,两眼发黑,任凭工头百般毒打,也无法挑起重担。我后来被调去拆卸破船。一次,一块船板在震动中滑落,砸断了我的脊椎骨,血流不止,昏倒在地。日寇却认定我是有意破坏,几个工头用皮鞭围着抽打,我当场昏死。怒不可遏的全体劳工,一齐扔了挑子奋力抗争。声明:如不把张友胜送院医冶,全体罢工,宁死不干。这时,日寇的火轮一声连一声吼叫,岸上的货车排队待装,催运煤炭的电话铃阵阵不停。日寇无奈,这才不得不把我送院抢救。苦难的劳工们,轮流前往护理,我才拣回了这条活命,但从此终生致残。

这463名劳工,在饥寒交迫、鞭打折磨和难以支撑的苦役中,不久就有3个、5个的含泪死去。死后被抛进滚滚的江水中,他们一个个带着不可言状的仇和恨,沉腐在异国海底。

1943年秋,日大粒丸号轮船运来一船豆饼,饥饿难耐的劳工们,偷偷砸烂豆饼藏在身上,乘机吞嚼充饥。想不到口渴喝水后,豆饼暴涨,当夜撑死了70多位同胞。1945年3月8日,英机轰炸大坂,日宪警工头全躲进了防空洞,劳工无处躲藏,又被炸死103人。

日本投降后,1945年11月,日寇集中大坂劳工遣送回国时,只剩了奄奄一息的43名。先后去九州、北海道、东京等处的50000多劳工也都所剩无几了。

日轮把我们送到天津,交给中国万事会。万事会逐一登记后,开列介绍信,按路程远近发给一定的盘费,一路步行返里(当时交通尚未恢复,不少地方不能通车)。不料到了滕县,被大汉奸(后又摇身一变为顽军的)沈宪五部扣压了17天,幸遇滕县解放,才重返家园。

    张友胜,男,71岁,张双楼大队小陈庄村人,先任胡团勤务兵,后到日本做劳工两年。抗战胜利返里后,曾在大队任副业大队长、会计等。

张双楼大队小陈庄村张友胜口述        

1995年8月9日